这次北约峰会,让北约欧洲国家领导人心神不宁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特朗普要在峰会几天后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特朗普出发前对记者说,“我这次(欧洲之行)要处理北约事务,要访问一团糟的英国,还要和普京见面。老实说,只有与普京打交道最轻松。”当记者问他普京是敌是友,他含糊其词:“我现在还不好说。对我来讲,他是一个竞争对手。”

据法新社7月10日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高级官员说:“我认为大家都怕无法达成协议。”

“德国是俄罗斯的俘虏”,“欧洲欠美国很多钱”,“英国一团糟”,“只有与普京打交道最轻松”。北约峰会11日开幕,前往布鲁塞尔参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从上飞机前一直到抵达后的首场早餐会,一路冲着欧洲开火。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6月27日报道,为了解救自己,受害者们被骗子们说服去伪造自己受到绑架的场景。

新南威尔士州的警方说,这些电话一般会以用英文录制的语音消息开头,然后转给一个自称是中国大使馆或领事馆工作人员的人。

具体内容包括:1、遇难者每人赔偿100万铢;2、受伤游客医疗费用每人不超过50万铢,目前有10人;3、心理治愈费用,每人2万铢,目前共计74人;4、旅程因事故突然中断,每人赔偿2万铢。

北约前秘书长索拉纳(JavierSolana)近日在署名文章《西方解体》中指出,二战后形成的“西方”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但它所依赖的一系列共同的意识形态支柱正在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优先”理念的全面碾压,特朗普及其核心团队不断诽谤盟友,强调“不能让我们的朋友利用我们”,并实施削弱盟友的具体政策,比如对加拿大和欧盟的钢铁和铝制品加征惩罚性关税。在索拉纳看来,特朗普对“分而治之”策略的偏好,催生了一种只会产生输家的游戏,它从西方开始,直至世界末日。

现在,灾区大都雨过天晴,但受到热浪冲击,气温正节节攀高。日本当局十分担心这将导致传染病蔓延,已经下令当地的卫生机构,督促各避难所给灾民的卫生把关。

韩国法务部11日的数据显示,从今年年初到5月,527名也门人从济州岛进入韩国,其中大部分向韩国提出难民身份申请。其实之前也门人从济州岛入境韩国的数量并不多,2015年之前没有也门人从该地入境,2016年为10人,去年为52人。新加坡《海峡时报》称,今年人数激增,部分原因是开通了从马来西亚到济州岛的廉价直通航班,而马来西亚给也门难民90天的免签。他们便借道吉隆坡到济州岛申请难民身份,希望以济州岛为跳板进入韩国其他城市。《阿拉伯新闻报》网站援引5月到达济州岛的也门难民侯赛因·阿里的话说,马来西亚大概有2万名也门人,很多都想到济州岛。另据韩国《东亚日报》10日报道,从今年1月至5月,平均每天有71人向韩国政府提出避难申请,同比增加132%。韩国政府相关人士称,今年入境韩国的难民申请者中,一半左右是埃及人,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将很难控制。

至于运送遇难者遗体回国事宜,由保险公司负责,因为根据资料获悉这些游客全都在所属的旅游公司购买旅游保险,保险赔款每人100万铢。政府赔偿预算已经加上保险赔偿金额,以便不重复。

据外媒报道,继多家跨国大企业之后,全球最大海运集团之一的法国达飞轮船7日宣布,因为担心被美国制裁伊朗所波及,该公司决定退出伊朗。

报道称,默克尔和基社盟领袖泽霍费尔的分歧焦点是德国要不要对已经在欧盟其他国家登记注册的难民敞开国门。默克尔坚持把难民问题放在欧盟事务文件夹里处理,跟欧盟的演进不无关系。

而7月12日峰会后,北约盟国在为期2日的来回龃龉、召开紧急闭门会议后,再次“艰难地”确认先前的共识:在2024年前,盟国将对北约的国防支出提高至GDP的2%。然而据该民调,仅有15%的德国人对默克尔将军费支出提高至2%表示支持,甚至有36%的受访者认为,德国已经在国防军事上花费太多公款。

默克尔说:“脱欧方案已摆到了桌面上,这是好事。我今天能说的就这么多,不深谈细节了。”

报道称,焚烧塑料垃圾也会产生问题。分类回收的垃圾可以循环利用,作为燃料产生热能供发电厂使用,如果直接焚烧,垃圾分类也将失去意义。而且塑料燃烧时产生的高温还可能损伤焚烧炉。甚至在焚烧过程中释放大量的二氧化碳,加剧气候变暖。日本现在已经有约七成的废塑料是被焚烧处理的,不能再增加焚烧的比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