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派相传为宋末张三丰真人所创,与少林并称武林两大门派,同为武林正派之首。在世界杯的历史上,德国队四次捧杯同样登峰造极,仅次于五星巴西,说是历史两大豪门之一丝毫不为过。武当派讲究以静制动,以短胜长,以慢击快。而德国人在世界足坛上的打法风格从来就不是以快或者精巧而致胜,也从来不会随着天下的大流而改变自己的战术体系。

作为比利时黄金一代的杰出代表,阿扎尔和维特塞尔在本届世界杯上愈发成熟,是球队创造历史最佳成绩的奠基人。佩里西奇半决赛和决赛两度进球、克罗斯压哨绝杀为德国队续命,这都是将整支球队扛在肩上的壮举。也许他们并非最后的胜利者,但摩羯性格中的耐心与勤奋,会帮助他们继续前行。

先淘汰了巴西队闯入四强,又战胜英格兰队获得第三名的比利时队,更是青少年精英球员培养的典范。在2000年与荷兰联办欧洲杯赛上,比利时队在小组未能晋级之后开始全面变革,并从2002年开始进行精英球员培养体系的改造。不仅建立起“三集中”的足球学院,在整个技战术理念、打法、要求等方面也开始全面革新。如今,比利时足球终于迎来“黄金一代”球员,而继1986年世界杯后再次进入四强,无疑是对他们付出的最好回报。

绿茵场上,最需要决断的角色莫过于主帅与门将,这似乎与天生自带选择困难症的天秤座有不可调和的冲突。

国际足联专家技术委员会在半决赛结束后,出炉了一份本届世界杯的技战术评估报告。前巴西队主帅佩雷拉在点评南美球队表现时认为,夺冠需要一个球队具备多方条件,巴西和阿根廷都有天才球星,但在其他方面缺失太多。前尼日利亚球星阿莫尼克则表示,非洲缺乏系统青训,没有跟上世界足球进步的脚步:“如果非洲不积极寻求变化,一味依赖球星,最终美梦会成为泡影。”前中国国足主帅米卢认为:“克罗地亚和比利时的成功,告诉我们不仅要有天才,也要有强大的自信和战斗精神。”

在与西班牙的小组赛中,C罗上演帽子戏法,他也因此以33岁零131天成为世界杯最年长的“戴帽者”。此前这项纪录由荷兰巨星伦森布林克于1978年创造,并保持了长达40年。

对于张颖的复出,上海世纪星滑冰俱乐部的教练鲍丽也表示很意外,“我也挺惊讶的,她是两个月前跟我说想试试恢复恢复,我最开始以为她说着玩的,结果她真的参加了比赛。她在青岛比赛前一周才把两套节目编好,跳跃、体能都还没有很系统地恢复,很不容易,也真的很能吃苦。现在的孩子都比较娇气,她能做到这种程度,对她的学生也是一种榜样和激励。” 

其实,大数据与世界杯的紧密联系正日益加深,本届世界杯颇受关注的视频助理裁判(VAR)技术就是大数据的应用体现。而和足球场上传统的数据分析相比,“大数据”无疑更加贴近科学,更能帮助人们找到某些“神秘”规律。

2018俄罗斯世界杯大幕落下,人们已经在期待4年后的赛事,关于足球的话题,一直在延续。

鲍丽也对协会新创办的俱乐部联赛给予了充分肯定,“我觉得这个比赛做的特别好的地方在于,给很多参加不了全国比赛的孩子提供了很多参赛机会。很多孩子可能因为年龄、水平的原因没办法参加全国比赛,但是大众组给了他们很大的空间,他们为滑冰投入了很多,需要这样的机会和舞台。比赛在我们俱乐部的孩子中反响非常好,能参加的基本都报名参加了”。 

也正因为如此,世界杯的话题在社交媒体上总是热闹得一塌糊涂。数据中心通过后台大量的计算,了解人们喜欢什么、需要什么。在通常情况下,数据届会认可一个“1、2、8原则”,即1000条相关内容中的200条,占据了80%的流量,这意味着有相同喜好的人,都在观看类似的内容。

塞弗林表示,他为欧洲球队在本届世界杯上的出色表现深感欣慰。四强球队全部来自欧洲,这表明了欧洲足球的良好运转。

精确到“秒”精确到“厘米”精确到需求——“大数据”给俄罗斯世界杯插上“欢乐”翅膀

综观本届世界杯的比赛,亚洲、非洲以及中北美洲球队,与欧洲和南美球队的整体实力差距有拉大趋势。南美足坛双雄巴西和阿根廷,其竞争力也有所下滑。欧洲球队尤其是德国、西班牙、葡萄牙等所谓传统豪门,与丹麦、瑞典等二流强队之间的差距在缩小。克罗地亚、比利时等长期处于欧洲足坛第二阵营的球队,已跻身欧洲一流强队行列。

从专业队教练转型为俱乐部教练,鲍丽表示这些年切身感受到了花样滑冰在南方城市的发展,并对未来中国花样滑冰的成绩充满信心,“现在中国的冰场越来越多,学习花样滑冰的孩子也越来越多。虽然俱乐部的孩子不全都会选择走专业,也不一定每个都能成材,但是我们现在金字塔底端的人铺的很多,不像以前特别少,又有俱乐部联赛这样的比赛广撒网,发掘好苗子,再过个三、五年,我相信肯定会有一拨优秀的选手顶上来。”